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生物制药 >>摸石过河(上)

摸石过河(上)

发布时间:2017-05-04 00:00来源:网络

案由

  
  上海华明电力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下称华明公司)是一家以生产有载分接开关为主的高科技企业,公司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该领域的龙头老大。华明公司创始人肖日明工程师(下称肖工)是我国高压有载分接开关(下称有载开关)行业内的领军人物,早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就为支援三线建设从上海来到原贵州长征电器一厂(下称长征一厂)工作,该厂后改制为贵州长征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征电气)。1984年,肖工离开长征一厂到原吴江开关总厂(下称吴江厂)工作。1989年,肖工受聘于上海工程咨询研究中心(下称咨询中心),继续从事有载开关的研发工作。1995年,华明开关厂改制为上海华明电力设备制造有限公司,肖工任技术总负责人。
  2005年9月20日,遵义市公安局立案调查肖工、华明公司侵犯长征电气商业秘密一案。2007年3月1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下称最高检)批复贵州省检察院,认为肖工不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同年3月29日,遵义市人民检察院撤销了对肖工的批捕决定。2007年2月,长征电气曾以华明公司及肖工侵犯其商业秘密为由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下称广西高院)提起诉讼,但于同年6月22日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至此,系争刑、民二案均已结束。但此后长征电气仍向媒体散布不实之词,宣称华明公司及肖工侵犯其商业秘密,致使华明公司名誉受损,难以上市。
  2008年4月,华明公司不得已以“确认不侵权”为由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二中院)提起诉讼。2008年10月9日,二中院以本案不属于民事诉讼受理范围为由驳回华明公司的起诉。2008年11月11日,华明公司不服二中院的驳回裁定,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下称上海高院)提起上诉。2009年6月10日,上海高院撤销了二中院“驳回起诉”的民事裁定,并指令二中院进行审理。2011年3月,被告长征电气就管辖权问题向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院)申诉,要求再审。同年6月8日,最高院裁定驳回长征电气的再审申请。2011年7月11日,二中院再次开庭,因被告长征电气二次无故未到庭,故二中院对该案进行缺席审理。目前,该案尚未作出判决。因该案为全国首例确认商业秘密不侵权纠纷案,故合议庭和华明公司及其代理律师正在小心谨慎地“摸石过河”。愤而起诉
  2008年春节刚过,人们还沉浸在新年祥和、喜庆的气氛之中。一天,华明公司执行董事肖毅来电约谈一件要事。2008年3月初,我如约来到华明公司,会议室里已经就座的还有我多年的老友陈乃蔚和徐晓青两位资深大律师,陈律师和徐律师都是上海市律师协会副会长。陈律师现是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同时也是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在知识产权领域造诣颇深。徐律师是首届“东方大律师”之一,并创办了“徐晓青律师事务所”,代理过许多知名的大案要案,在业内享有盛誉。前两年我与两位律师曾一起合作办理过肖工和华明公司侵犯长征电气商业秘密系列案件,最终,对方刑、民二案均以撤诉告终。我们也已经在合作中形成了一个配合默契的律师团队。
  大家寒暄了几句便坐定,肖董随即摊开一份《中国知识产权报》说:“各位律师,你们看,长征电气又在发难了!”我接过报纸细读,原来这篇报道是长征电气总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一些看法,文中提到长征电气历来都认为华明公司与肖工侵犯其商业秘密,并强调时间会给出答案。
  看了这篇报道,我不禁沉思起来:华明公司与长征电气的恩怨由来已久,当年肖工离开长征电气时就与其产生了矛盾,直至华明公司成立,长征电气仍不断向有关部门举报华明公司及肖工涉嫌侵权,并一度动用刑事手段,意在追究华明公司和肖工的刑事责任。好在当时最高检复函给贵州省人民检察院,认为肖工不构成犯罪,这才使沸沸扬扬的“侵犯商业秘密第一案”画上了句号。如今,长征电气又在媒体上散布不实言论,这无疑会给华明公司的生产及肖工的生活带来不利影响。
  看得出来,肖董的情绪还没有平复,他看着我说:“从目前长征电气的行为来看,它无疑对肖工的名誉和华明公司的商誉均造成了影响。根据司法实践,我们可以通过提起确认不侵权的民事诉讼,让法院宣告华明公司和肖工未侵犯长征电气的商业秘密。”闻听此言,我不禁佩服起来,肖董带领华明公司与长征电气对抗多年,法律水平提高很快,特别是在商业秘密法律方面积累了不少经验,正所谓“久病成医”。我与几位律师均认为,这个想法很好,可以尝试一下。肖董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但是”,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目前,我国法院已经受理了多起知识产权确认不侵权纠纷案件,涉及专利、版权、商标,但还未有确认商业秘密不侵权的案件,故这条路将在摸索中前进,势必步履维艰,不过如果走通了,就将是一起影响深远的案件。”肖董果断地表示,为彻底了结此事,此战一定要打,而且要打赢!总经理张惠国工程师也认为官司能打赢,因为M型有载开关技术来源于沈阳变压器厂,不存在侵犯长征电气商业秘密的问题。
  从华明公司回来,我便立即召集助手详细讨论确认商业秘密不侵权诉讼立案的可行性。由于这是前所未有的案件,我虽然认同此办案思路,但难免担心法院能否接受。
  
  初战告捷
  
  确定思路后,我便吩咐助手起草起诉状,由于确认不侵权案件的目的在于使不稳定的知识产权得以稳固,并消除华明侵权的潜在风险,故我们在诉状中重点突出了长征电气不断向华明公司发出侵权威胁,及华明公司生产已受到影响的事实。我们认为:涉案有载开关技术(CM/CV/CMB/CMD四种型号)是原告在通过合法途径获得相关技术的基础上,依靠自身科研力量自主研发的,至今原告未从被告处窃取任何技术资料。被告历时两年,数次向有关部门举报原告侵犯其商业秘密,并向媒体和公众散布所谓的“侵权事实”,致使原告的技术权属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被告的行为属于滥用权利,这不但使原告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受到影响,同时也对原告的名誉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希望法院能够通过判决的方式,宣告华明公司并未侵犯被告的商业秘密。2008年4月16日,二中院正式受理本案。初战告捷,大家都颇为高兴,但我知道后面的路还很长……
  
  风云突变
  
  二中院对此案十分重视,指派优秀的知识产权法官审理此案,为搞清事实,仅庭前的听证就举行了多次。我和陈乃蔚律师作为华明公司的代理律师出庭参加听证,合议庭法官将审查的重点放在原告华明公司是否收到被告长征电气的侵权警告函,以及原告华明公司能否提供被告长征电气的商业秘密这两个问题上。这显然对华明公司不利,故我方强调:首先,确认不侵权案件中的警告函不能作狭隘的单一理解,被告通过媒体散布侵权信息,该行为本身就比仅向原告发出警告函的影响更大;其次,原告并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被告的技术秘密;第三,原告方的技术有其合法来源,故不必向法庭出示被告的技术秘密。

上一篇:宝马防盗系统故障诊断思路

下一篇:项目招标阶段的投资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