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一般理论 >>没有手,照样画出生命中的不平凡

没有手,照样画出生命中的不平凡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9来源:网络

  瞬间遭高压电击四肢只剩一肢

  
  谢坤山犹记得,自己是在工厂搬运物品……没想到,当时手持的一把钢管误触高压电,钢管连着身体,一起被强烈的力量吸住,当场击昏。虽然挽回了性命,但是,双手截肢、右腿下半肢切除、左脚趾烧坏、右眼丧失视力。在别人眼中,他变成比“秘雕”还可怕的怪物。清醒后,谢坤山被团团的人群围绕住,他的视线接触到站立在病床旁的母亲,脸上两行已经干涸的泪痕依稀可见。
  从一位四肢强健的青年,变成只剩一只左脚的残障者;原本就捉襟见肘的谢家,为了突来的庞大医药费而苦恼不已;雪上加霜的是,工厂的老板又跑了,赔偿无着。在经济考量下,探望的亲友力劝他父母放弃算了,免得成为日后长期的负担。
  然而,他听到母亲以坚定的语气,告诉医护人员和在场的亲戚们:“请医生全力医治我的儿子,只要能救活、叫我一声‘妈’,就够了。”
  母亲硬是吞下眼眶中打转的泪水,无所求的关怀,滋润、保护着谢坤山,她的眼神带给谢坤山“活下去”的勇气。十六岁那年,母亲赐给了他第二个“生命”。
  
  为了母亲,从照顾自己开始
  
  为了母亲,他学习克服身体的障碍,期许自己能从照顾自己开始。
  首先,他想出用右臂剩下十五公分的一截臂膀,套上设计适宜的铁器桶子来夹汤匙进食。此后,母亲可以同时和他吃着热腾腾的饭。他也在右膝盖处装置了铁义肢。酷热的夏天里,铁义肢常将右大腿烫得红斑肿肿;但是谢坤山却感恩它使自己再度站起来。
  一天,他独自在家,如厕后,他反复着想:“如果自己能处理好,母亲回来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休息。”他试着用左脚变形的趾头,夹起缠绕在地上的水管,并用那截手臂转动水龙头的开关,水喷出洗净屁股后,他吃力地一抖一抖穿起松裤子。
  傍晚,他更试着自己沐浴。由于没有莲蓬头设备,他用衣夹夹住水管前端,让水成伞状喷出,他站在前方转动身躯。当身上的污垢顺水流至地面时,他生平第一次体会到――
  自己能够洗澡,是如此幸运、快乐的事!
  夜里,母亲回家。他笑着告诉她当天亲自做的种种。她急急地问:“身体湿湿的,你怎么擦干呢?”
  “身体挤进衣服裤子里,布帮我擦干了。”他回答。
  “衣服湿湿的,会感冒。”
  “身体的体温会烘干衣服。”
  母亲眼中含着泪,与他相视而笑;彼此眼中晶晶闪烁的光芒,照亮长达数年的黑暗。
  
  什么都改变不了他学画的决心
  
  当年,中视“爱心”节目报道他的遭遇后,他通过爱心人士的帮助,申请装上适宜的义肢。
  经历了七年的自闭岁月,他终于走出五坪大方框框,参加一个专门教残障人士绘画的技艺班,并结交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他开始画小型的商业风景油画,一件五十元,用以糊口维生。
  历史博物馆展出画家吴炫三的画,谢坤山心中着实被色彩鲜艳大胆、内容意境深远的画作所感动。当天,他自告奋勇地向吴老师表示学画的意愿,在征得同意后,他开始到国立艺专旁听吴老师的课。
  学画、听课的过程十分辛苦,他曾在往返途中,摔坏过义肢;因为不愿错失每堂课,忍着不上厕所,而得了肾脏炎;用嘴咬图钉装订画布时,不慎断裂两颗大门牙……但是,谢坤山学画的决心,从未曾改变。
  每次完成一幅油画,他总是千里迢迢背去请吴老师指导。老师、师母除了帮助他在绘画领域再突破外,也常为他举办聚会促销当时尚未成熟的画作。
  当时吴老师告诉他:“绘画需要有更深、更广的知识与见闻来相辅相成。”这句话激励了他的求知欲,而计划重拾书本再进修。
  晚上读补校、白天学画,经历七年的时间,完成高中学业。在这段日子里,谢坤山开过三次画展,一次次跟自我的创作挑战。他将对生命的热力,发挥在画布上――不是为钱而画,是为画“感动的心”而画。
  曾经六次参加美术比赛,连续六次落选的谢坤山,一直到第七次参展才入选油画展。从他绘画的历程中,再一次展现坚毅不屈的生命力。
  (周 晨摘自《海外星云》)

上一篇:白领外表光鲜的背后

下一篇:卡斯特罗的“铁汉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