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医药卫生 >>世界上最伟大的策划

世界上最伟大的策划

发布时间:2017-10-12 11:03来源:网络

  2008年2月,澳大利亚,昆士兰降灵群岛。当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尚在寒冬中时,这里早已是一片阳光丰沛的夏日景观。47个热带岛屿如翡翠般散布在大海上,岛上各式各样的海岛植物随风摇摆,偶有海鸟穿梭其间,夏季的海岛景致分外诱人。

  然而,近两年来,全球性的金融风暴席卷了各个发达国家,连这片看似世外桃源的地方也难以幸免,空荡的海面,寂寥的沙滩,豪华酒店的员工每日整装以待,却又整天无所事事。
  临危受命的昆士兰旅游局长安东尼・海斯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再这么下去,在昆士兰旅游业崩盘之前,他要么已经被辞退,要么就是因精神疾病而倒下了。走出面前的困境迫在眉睫。于是一场策划会议召开了。
  安东尼・海斯走进了会议室,刚才还沸沸扬扬的人们骤然安静了下来。“女士们先生们,今天的主题是找到有效的方案来解决目前的窘况,也就是说,我们需要最有创意和影响力的策划,来推广昆士兰的主要景点―大堡礁。”人们交头接耳,创意一个接一个,却都不尽如人意。
  “何不以招聘大堡礁管理员为噱头?”一位坐在后排的负责人的话,让大家眼前一亮。“在别人度假的地方工作,每天享受阳光沙滩的同时领着高额薪水,大堡礁管理员正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这无疑会将全世界的目光吸引过来。”
  安东尼・海斯顿时兴奋了起来,在座的人们也开始激烈地讨论着这个话题。但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把“世界上最好的工作”的效应发挥到最大化?
  “美国偶像!”海斯很快找到了答案。“美国偶像”是由一档旨在全美范围内选择歌手的选秀节目,面向所有16~28岁的美国公民,每周进行歌唱选拔。有统计表明,“美国偶像”近4年来在全球取得的总收入超过9亿美元,如此大的成功得益于其首创的“海选”模式,即满足条件的所有人,无论性别、职业、文凭、收入,皆有机会上台展现自己,并向一纸演唱合约发起冲击。
  在安东尼・海斯看来,“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完全可以照搬“美国偶像”的模式。平民化的参赛标准,可以最大范围地吸引全球人们的关注;而海选到100强,再到50强、20强、10强的逐步筛选模式,可以最长时间地抓住全球人们的眼球。
  一个全新的大堡礁推广模式已经浮出水面,安东尼・海斯激动得连连拍案:“就是它了,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2009年1月10日,全世界各大媒体几乎在同一时间报道了一条消息:澳大利亚昆士兰旅游局将在全球范围内招募一名大堡礁管理员,工作时间自2009年7月1日开始,为期半年,薪水15万澳元(约合人民币70万元),并入住位于汉密尔顿岛上带泳池的三房别墅。而他(她)的职责则包括探访大堡礁附近的诸多岛屿,亲身体验各种探险活动,包括扬帆出海、划独木舟、潜水、海岛徒步探险等,以及担任兼职信差(借机从空中俯瞰整个大堡礁),并把自己的亲身经历以文字和视频的方式记录下来,上传至博客。而活动的参与方式非常简单,没有学历要求,没有工作限制,所有18岁以上的人,只要提供一段60秒内的英文求职视频即可。
  “这简直就是付高薪让你去度假!”人们纷纷惊呼。
  消息发出的第一个周末,“世界上最好的工作”的官方网站即人满为患,全世界以每小时25000人次的速度来访,服务器几近瘫痪,工作人员不得不连夜将服务器扩大了10倍才得以恢复正常。在报名截止日期2月22日前最后48小时内,昆士兰旅游局竟收到了多达34684份的申请材料。
  究竟是哪些选手具有实力和运气能够入围晋级?这一悬念又引来了全世界人们的关注。在足足吊了人们两个月的胃口后,一份16强的名单终于在4月22日被挂在了官方网站上。全球各大媒体再次纷纷报道,那些入围选手所在国家的媒体,更是把这条消息炒得火热。
  5月4日,来自世界各地的11位参赛者来到汉密尔顿岛参加最后的决选。3天后,来自英国的34岁的义工本・绍索尔过关斩将,最终从昆士兰州州长手中接过“蓝色珍珠”别墅的钥匙,为活动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也为昆士兰旅游局带来了令人咋舌的经济效益。
  对于“最好的工作”,昆士兰旅游局的预算经费总计170万澳元,其中还包含了护岛人15万澳元的薪水。然而据全球各媒体对此事报道的版面大小或时间长短计算的公关价值,“最好的工作”已经带来了超过1.1亿澳元的收入。更令人惊喜的是,它使得昆士兰旅游业焕然一新。台湾选手王秀毓入选最终的11强,带来的结果是去大堡礁旅游的台湾人在一年内增长了250%;而在今年4月份,中国大陆参团前往昆士兰旅游的游客数量,达到去年全年人数的总和,这也要归功于同为11强的广东男孩姚逸。
  以微小代价,换得了巨大效益,并使大堡礁乃至昆士兰旅游成为一个鲜明的品牌,并将在长时间内对全球旅游市场都具有极大的影响力,“最好的工作”已成了“最好的营销”。
  (陈亮摘自《财富人物》2009年第9期)

上一篇:策划你的一生

下一篇:朱立军:越过翻译这座山